牙医和牙科机构之间的劳动争议已经正常化。一位28岁牙医的月薪高达58000英镑

近期有位正畸医生向小编爆料,称自己在从机构(某著名口腔连锁)离职后被要求返还在职时的部分“提成和奖金”,原因是离职后他在机构接诊的正畸顾客未完成全部正畸过程。

据透露,该机构拿出一份他从未见过和签字的“奖金协议”,并据此要求他退还从提出辞职到完成离职期间几个月的奖金和提成。由于只有医生单方面提供的信息,各种是非曲直难以做出完整判断,只能静待双方在已对薄公堂后静候法院判决。

而从查阅中国裁判文书网中相关案例来看,牙医和口腔机构的劳资纠纷可谓花样百出,透露的信息量也值得玩味。

在裁判文书网以“口腔”“医生”“劳动”为关键词搜索民事案由,共有2956篇文书被公示,并在2020年有数量最多的485篇。其中最常见的,是牙医从机构离职后,以在职时未签订劳动合同、机构未缴纳社保、拖欠工资等为由,要求法院确认自身和机构的劳动关系成立并补缴社保和索赔等,追偿加班费和绩效工资更是成为常态。

以湖南省浏阳市人民法院6月宣判的一起医生和口腔机构追索劳动报酬案为例,判决书显示原告李某(出生于1993年)2021年4月开始在浏阳某口腔机构从事口腔医生工作,约定月薪58000元人民币!

28岁的牙医月薪就高达58000元,如果牙科暴利论确实不成立,那只能说贫穷限制了小编的想象力。

如果说不签劳动合同、不为医生缴纳社保和拖欠工资是机构罪有应得,那关于加班工资的和绩效工资的认定矛盾就有成为常态化趋势。

这也和民营口腔劳动市场的特色有关,即牙科高度市场化,医疗大多又难以避免加班和节假日轮班,民营牙科的医生薪资和工作量高度相关,如果合同里没有详细规定,那绝多数的小型口腔机构和雇佣的牙医各自解读后发生矛盾就成了常态。

行业戏言中国牙科行业的基本国情是“日益增长的口腔医疗需求和牙医少、好牙医更少的矛盾”,而牙医和民营口腔机构的基本矛盾就是劳动合同规定不清各自解读的矛盾,最后只能对簿公堂,不得不说这是行业的悲哀。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