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地体验!恢复营业的牙科医院是这样的

实地体验!恢复营业的牙科医院是这样的

为了这一天,我提前了一周预约。更准确地说,提前了两个月来计划。

春节期间,我有一颗牙坏了。但我知道只能暂且忍耐。牙科医院没有开门,既便开门,我也不敢去看。从武汉的情况知道,牙科眼科之类门诊,因为医护不得不和病人极近距离接触,最容易传染新冠病毒。

在朋友圈里看到,这段时间面对不能病牙困扰的可不止我一人。有位朋友说,她学会了给自己开药方,买药止疼,就差自我动手术了。

假期过后,我接到过医院的通知。第一次通知说,医院延期开门。第二次通知说,看病要提前预约,审核过后,才能够看病。

实地体验!恢复营业的牙科医院是这样的

今天如约前往,远远就看到医院门口排着长队。走近一看,人并不太多,只是每个人的间隔距离很远,进门的手序复杂缓慢。所以远观,队伍挺长。

一个护士拿着洗手凝胶,先给排队的病人手里挤上一些,再让病人出示健康码。

健康码我在家已经准备好。我在手机上点出来给护士看,护士要我填表,回答一个个与疫情相关的问题:有没有离开过成都,有没有接触过病人,家人有没有在隔离期,是否生病,等等。接着,她又要求再看一个出行记录。按她的指点,发了短信给电话运营商,运营商便回复了我最近十四天去过的地方:成都。

实地体验!恢复营业的牙科医院是这样的

我想起来,幸好最近几天没跟朋友们去春游。成都最近风险降低,出行是没问题了。好几个朋友都约我们踏青。因为怕家里老人不安,所以一直没有答应。但如果跟他们出行,他们会不会一兴奋,一脚轰大油门,就出了大成都,此时,我的电话营运商就会告诉医院,我离开过成都,那会不会凭空生出波折?

到了门口,又是一关登记。同样是测体温,填表,回答刚才的问题。

陪伴的人只能在一楼大厅等候。我挂了号,上二楼。上楼之前,又是一关检测,上楼之后,还有一关。

这重重叠叠的关卡,倒是让人心安了许多。

我想,病人担心,医护人员的心里也悬着吧。

实地体验!恢复营业的牙科医院是这样的

候诊时间很长。病人不算特别多,至少不比平时多。估计都是觉得必须来的病人。但医生没有平时多,好些诊室没开。以往一个医生,只配一个护士。今天,好几个护士为一个医生服务。

轮到为我治牙的时候,已经中午十二点半了,后面还有病人。

我的医生还是像以往一样耐心,但是,我没像以往一样跟她聊天,我只能简单地表达我的感谢。我知道她很累了,也知道她家里还有一个半岁的婴儿。她能来上班,我已经觉得是意外之喜。

护士为病人做的全套防护显然已经升了几个级别。

她递给我一个一次性的防护帽,让我把头发全包进去。我这才发现,诊室里的医生护士不仅戴着防护帽,还戴了防护镜。

实地体验!恢复营业的牙科医院是这样的

护士又用一种一次性的胶贴,把医生会触碰到的仪器按键,全部都贴了一遍。

而以前有的地方只是用个一次性的小塑料套,有的地方是用酒精擦一擦。

每间诊室和检查室、激光室的门口,都挂着手部清洁剂。

病人和护士,都时不时地去挤上一团,在手上揉来揉去。

这些与平时不同的繁复手段,就像一种驱魔法术,让病毒远离。

今天,本地与疫情相关的消息是,学校可以有序复课,麻将馆之类的场所也可以开放了。

而我家的另一桩大事是,宅了两个多月的老人家,今天终于下了楼,去了菜市。他们花了好几周来进行心理建设,还学会了微信支付。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